西青区教务处 安仁县教务处 远安县教务处 若尔盖县教务处 乌兰浩特市教育局 霸州市教育局 中方县教务处 桂平市教务处 封开县教务处 盐源县教务处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宁波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宁波  >  时政·经济
田园将芜胡不归?宁波村社换届 “能人”回归背后有故事
稿源: 宁波日报   2018-05-27 09:21:00报料热线:81850000

  宁海县河洪村村委换届选举唱票过程。

  慈溪市福合院村村委会选举投票现场。(本版图片由市委组织部提供)

  记者黄合通讯员勇祖轩

  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?这是陶渊明留下的名句,表达的是回归田园的决心。而今,一些昨日寄托着诗人美好愿景的田园乡村,在城市化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却面临着一些难以适应的困窘,面貌陈旧、软弱落后、青黄不接,急需一批能干事、能担当的带头人,来振臂一呼,来力推发展。

  眼下,村社换届正如火如荼,让我们关注一下“能人回归”的话题,看看这些“能人”背后,有着怎样的故事。

  回归,放下企业做村官

  “身边不理解的声音,有,自己心里的顾虑,也有,不过最终还是决定放下‘企业’,做个‘村官’,也为村子做点实事。”今年村社党组织换届,1983年出生的司徒增光报了名,并最终以超过八成的得票率,成功当选奉化区江口街道徒家村党支部书记。

  回归,这是一个不那么容易下的决定。前几年,司徒增光靠自己白手起家,办了个小企业,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。不过,村子前几年的发展不尽如人意,短短几年时间,村书记就换了3个,村集体收入也一直没有起色。

  这一次,这个“80后”领着“50后”“60后”村民,立志要让这个关系复杂村在3年内焕新颜。“我打算先从村容村貌入手,要利用自己这几年办企业的一些资源,为村子做些招商引资,也要拓展一下农业发展的空间,做些观光农业,增加农民收入。”司徒增光说。

  能人回归,此非孤例。仔细梳理一下此次村社换届的名单,就可以发现其中有不少“能人”的身影。据统计,刚刚完成换届的全市8623名村党组织班子成员中,(曾)创办企业的2252名,占26.1%;有外出务工经商经历的1739名,占20.2%;回乡大学生214名、复员退伍军人580名、机关企事业单位退休回村人员112名,合计占10.5%。

  “从农村致富能手、专业合作组织负责人、外出务工经商人员等人群中发现能人。”这句话被写进了我市村社换届的相关文件,希望通过实施“能人回归”计划,让一些空心村、软弱村能够整装上阵,重新出发。

  “我就不相信,村里的事情真就这么难解决!”对于余姚市大隐镇云旱村党总支书记洪湖来说,一开始做“村官”,只是因为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。2012年,他返乡办企业,却看着自家村子成了所谓的“问题村”“信访村”,附近村子发展蒸蒸日上,自家村子却停滞不前。

  走马上任后,洪湖整顿班子,从收缴部分村民历年来拖欠的村集体房屋租金这一难题入手,“变废为宝”盘活村级存量资产,同时自己也带头,每年为村里实事工程带头捐款。通过三年努力,云旱村的村级债务逐渐下降,集体收入从5万元到20万元再到50万元,实现了三级跳。伴随着交通改善及其他项目的引进,云旱村走上了山区乡村奔小康的快车道。

  “我还年轻,等村子真正走上正轨,我再好好回去发展企业。”洪湖凭着办事务实、无私公道赢得了群众的好口碑,这次村党组织换届,他以99%的得票率再次当选。

  在宁海,也有这样一批做企业回来的“能人”,他们利用其在经营方面的经验,以更为开放的思路,为村子创造更多发展的机会。

  2002年,应村民的强烈要求,林光成在家人的反对声中,将发展前景良好的企业转交给他人管理,走马上任当起村官,义无反顾地挑起了改变家乡贫穷落后面貌、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重担。在他的大力推动下,双林村有了自己的“双林农居”,2015年全村共接待游客35万人次,营业额超过2500万元,实现旅游纯收入1000余万元,全村人均收入达到25836元。

  “我们全面实施‘能人回归’计划,重点关注无合适书记人选、村干部履职能力不强、班子凝聚力战斗力较弱等问题突出的村级组织,通过下派第一书记,发动引导机关事业退二线、在职、两新组织管理人员等能人回村参选,扭转空心村、空壳村的发展局面。”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据了解,目前,此次村社换届各地共引进“领雁”能人520名,其中351名已成功当选村社党组织书记,169名将参选村社主任。

  转型,乡村需要“能人”治理

  “走出去”,或许是不少“能人”离开家乡,到更大城市打拼的动力;“回馈家乡”,同样是很多“能人”愿意在事业有成之后落叶归根的选择。

  “我是这儿土生土长的,对村子发展自然有感情,发自内心希望村庄能够发展好。”采访中,对于不少回归的“能人”来说,回馈家乡往往也是他们放下企业、来当“村官”的出发点。

  对于“能人回归”的呼唤,是乡村发展的需要。一名扎根基层的组织干部表示,随着城市化现代化的加速发展,一方面近郊村庄的利益格局更加复杂,治理难度更大,另一方面偏远村庄出现了所谓的“空心村”“留守村”问题,干部队伍青黄不接的问题非常普遍。

  “一方面,基层作为夯实执政之基、提供服务的‘最后一公里’,承担着诸多中心任务,确保政策项目的落地;另一方面,村民民主意识的提升,自我发展的需求提高,需要更加高效、得力的基层干部队伍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  在浙江省委党校四明山分校副校长赵瑞林眼中,“能人治村”是目前转型阶段农村治理的一种有益探索。“目前,我国并没有建立根据村户籍人口进行转移支付的制度,分到每个村的定额补助也不平衡,缺乏相对固化的制度标准。”没有集体经济,缺乏服务经费,甚至没有“开门费”,每一个现实的问题,都会成为影响村子发展的那一根“稻草”。

  不仅如此,土地拆迁、新农村建设、城乡一体化,也使得农村内部原本固化的利益结构更加复杂。有的村子在并村合村的过程中,存在一些历史遗留问题,没有有效解决;有的村子存在宗族宗派势力,两派人内斗导致村班子涣散,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发展、服务村民上——一些转型过程中的“硬骨头”,如果没有有能力的“带头人”来啃,则很难破题。

  “所谓的‘能人’,恰恰是懂文化、懂技术、懂经营、有思路,他们或是养殖大户、或是外出做生意,个人的经营能力较强,在村子里也比较有威信。对于村庄来说,需要这样的人利用自己的资源四处‘化缘’,利用相应的政策,出于公心公理,更好地为村庄出谋划策。”赵瑞林说。

  “管理村庄和经营企业固然不同,但只要心齐,事就能成。”在北仑春晓街道昆亭村,上刘社党支部书记刘振朝原本也是村里有名的企业家。2013年8月,他全票当选新一届党支部书记,随后刘振朝顶住了来自家人的压力,毅然“扔下”厂子投身村子。

  凡是涉及村民利益的事,刘振朝就到村民家中面对面沟通,实现了100%的上门征询率。上任的第一年,上刘社就成了昆亭村第一个成功试点外立面改造的经济合作社。随后,村里还修成了四个停车场,建起了拥有能容纳560名观众标准舞台的文化活动中心,建成了爱心食堂,污水全部纳入了大管网,组建了一支50人的志愿者队伍……曾经的“顽疾村”在2013年底就成了春晓街道四个最美村庄之一。

  在处理坟墓迁移这个“硬骨头”的过程中,刘振朝带着村干部一次又一次上门沟通,有些村民住在宁波中心区,他就亲自开车去。有次遇上下雨,刘振朝顾不上拿伞,冒着大雨赶到村民家中,全身都湿透了。心生感动的村民,最终配合完成了坟墓迁移。如今,这占地20亩的坟墓区已经变身为樱花公园,成为村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。

  进阶,从“能人治村”到“制度治村”

  “送钱送物,不如送个好干部。”农村工作千头万绪,选好带头人的确是基层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  不过,“能人治村”的背后,同样存在着“人治”风险。一些“能人”当上村干部后,无私奉献,公道正派,成了一时的正面典型,但是也有一些“能人”当了“村官”,却只顾个人利益得失,最终酿成了悲剧。

  在一些地方见报的新闻中,在这些所谓的“灰色地带”里,有的“能人”办企业、开工厂很有办法,却不大懂得管理村务,不按程序办事,村务决策多为书记“一言堂”;有的“能人”不热心为村民谋利益,组成小团体、小圈子,利用权力谋取私利,导致“能人治理”蜕变为“能人专制”。

  对此,浙江省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能人治村出现的问题,反映出当前村民自治组织权力运行过程缺乏必要的制约,尤其在对公共事务建设与公共资源配置方面,当前的村务监督还不到位甚至缺位。“当前需要以法治思维看待能人治村现象。广大农村既需要好支书,也需要好制度,要靠制度选能人,靠制度约束能人。”

  “所谓‘能人治村’,在一定时间内是可以的。但是,长期依靠一人的力量还是有风险的。”赵瑞林表示,解决“能人治村”风险的最好方法,是形成法治思维,让法治观念深入人心,成为一种共识和默契,让“信访不信法”的问题能够真正解决。

  在鄞州区冯家村,村党支部书记、同样是久经商场沉浮的冯永法,想到的就是建章立制的事情。借鉴原先管理企业的理念,规范一系列民主协商制度,晒出办事流程和惠民时间表,制定个性化的村规民约……通过立下“软规矩”,让村民能够对照村规民约进行细化操作。2013年到2015年,该村拆除196户222间违法建房,总面积28000多平方米,成为鄞州区民房违建拆除面积最大的村。

  不仅如此,双向选择联户包干制、亮户亮牌制、交叉双向评议制……村干部、党员、村民代表立下责任状践诺;6类28项的基层权力清单,管住了村子里人、事、权三个关键因素,不能胜任分管工作的村“三委”成员和聘用干部,一律解聘或提请党员、村民代表会议罢免。“治理好一个村,靠我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,必须用制度将大家的积极性激发出来。”冯永法说。

  在宁波,近年来随着一系列规章制度的出台,小微权力清单和基层监督体系已经在全市各个乡村落地生根,村务公开、党务公开、民主决策、村务监督等种种要求,也正在从过去的“红头文件”一点点落实成为农村班子管理的现实。

  同时,此次村社换届中,我市再次明确提出从严从紧的换届要求,在实施“能人回归”计划的同时,要求坚持事业选人,严格落实“四过硬”要求,从源头上把好村社干部素质关,切实把靠得住、重实干、能担当、有口碑的优秀人才选进村和社区组织班子。

  其中,我市构建了“因村社定标、择优竞标、亮绩履标”机制,全面推行“竞标选才、履职承诺”办法,按照“村社提、镇街审、群众定”步骤,制定村和社区三年发展规划,组织候选人围绕目标任务作出履职承诺,把党员群众的注意力引导到“选什么人干事”上来,让真正没有私心、愿意奉献的“能人”脱颖而出。

  “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,当然要选‘能人’,要选会致富、能带民致富的乡土人才。但是,同样要做到‘选好’能人、‘用好’能人、‘管好’能人,实现从‘能人治村’到‘制度治村’的进阶,打造一支真正能够担当有为的基层‘铁军’。”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制图金雅男

  村级组织换届纪律规定“九严禁”

  1、严禁以暴力、威胁、欺骗、贿赂、伪造选票、虚报选票票数等不正当手段,妨害村(居)民和社员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;

  2、严禁以砸毁票箱、撕毁选票、冲击选举会场等手段破坏和妨害选举;

  3、严禁利用宗教、宗族、家族势力或者黑恶势力等干扰、操纵、破坏选举,参与或指使他人避会抵制、跟踪监视、虚假委托、张贴大字报、分发传单等不正当活动;

  4、严禁采用诬告陷害、诽谤中伤他人、或制造和传播小道消息扰乱换届工作;

  5、严禁对选举工作中存在违纪违法行为进行检举、控告的人员进行打击、报复;

  6、严禁借换届之机,突击花钱或私分公款公物、滥发奖金、补贴或纪念品,进行公款旅游、公款吃请,或向候选人(自荐人)、当选人员索要钱财,吃请等行为;

  7、严禁在换届前频繁接转党员组织关系、突击发展党员;

  8、严禁换届后不移交印章、账本、档案和有关事务;

  9、严禁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妨害村和社区组织换届选举工作的正常开展。(黄合整理)

原标题:“田园将芜胡不归”?

编辑: 赖小惠

田园将芜胡不归?宁波村社换届 “能人”回归背后有故事

稿源: 宁波日报 2018-05-27 09:21:00

  宁海县河洪村村委换届选举唱票过程。

  慈溪市福合院村村委会选举投票现场。(本版图片由市委组织部提供)

  记者黄合通讯员勇祖轩

  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?这是陶渊明留下的名句,表达的是回归田园的决心。而今,一些昨日寄托着诗人美好愿景的田园乡村,在城市化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却面临着一些难以适应的困窘,面貌陈旧、软弱落后、青黄不接,急需一批能干事、能担当的带头人,来振臂一呼,来力推发展。

  眼下,村社换届正如火如荼,让我们关注一下“能人回归”的话题,看看这些“能人”背后,有着怎样的故事。

  回归,放下企业做村官

  “身边不理解的声音,有,自己心里的顾虑,也有,不过最终还是决定放下‘企业’,做个‘村官’,也为村子做点实事。”今年村社党组织换届,1983年出生的司徒增光报了名,并最终以超过八成的得票率,成功当选奉化区江口街道徒家村党支部书记。

  回归,这是一个不那么容易下的决定。前几年,司徒增光靠自己白手起家,办了个小企业,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。不过,村子前几年的发展不尽如人意,短短几年时间,村书记就换了3个,村集体收入也一直没有起色。

  这一次,这个“80后”领着“50后”“60后”村民,立志要让这个关系复杂村在3年内焕新颜。“我打算先从村容村貌入手,要利用自己这几年办企业的一些资源,为村子做些招商引资,也要拓展一下农业发展的空间,做些观光农业,增加农民收入。”司徒增光说。

  能人回归,此非孤例。仔细梳理一下此次村社换届的名单,就可以发现其中有不少“能人”的身影。据统计,刚刚完成换届的全市8623名村党组织班子成员中,(曾)创办企业的2252名,占26.1%;有外出务工经商经历的1739名,占20.2%;回乡大学生214名、复员退伍军人580名、机关企事业单位退休回村人员112名,合计占10.5%。

  “从农村致富能手、专业合作组织负责人、外出务工经商人员等人群中发现能人。”这句话被写进了我市村社换届的相关文件,希望通过实施“能人回归”计划,让一些空心村、软弱村能够整装上阵,重新出发。

  “我就不相信,村里的事情真就这么难解决!”对于余姚市大隐镇云旱村党总支书记洪湖来说,一开始做“村官”,只是因为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。2012年,他返乡办企业,却看着自家村子成了所谓的“问题村”“信访村”,附近村子发展蒸蒸日上,自家村子却停滞不前。

  走马上任后,洪湖整顿班子,从收缴部分村民历年来拖欠的村集体房屋租金这一难题入手,“变废为宝”盘活村级存量资产,同时自己也带头,每年为村里实事工程带头捐款。通过三年努力,云旱村的村级债务逐渐下降,集体收入从5万元到20万元再到50万元,实现了三级跳。伴随着交通改善及其他项目的引进,云旱村走上了山区乡村奔小康的快车道。

  “我还年轻,等村子真正走上正轨,我再好好回去发展企业。”洪湖凭着办事务实、无私公道赢得了群众的好口碑,这次村党组织换届,他以99%的得票率再次当选。

  在宁海,也有这样一批做企业回来的“能人”,他们利用其在经营方面的经验,以更为开放的思路,为村子创造更多发展的机会。

  2002年,应村民的强烈要求,林光成在家人的反对声中,将发展前景良好的企业转交给他人管理,走马上任当起村官,义无反顾地挑起了改变家乡贫穷落后面貌、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重担。在他的大力推动下,双林村有了自己的“双林农居”,2015年全村共接待游客35万人次,营业额超过2500万元,实现旅游纯收入1000余万元,全村人均收入达到25836元。

  “我们全面实施‘能人回归’计划,重点关注无合适书记人选、村干部履职能力不强、班子凝聚力战斗力较弱等问题突出的村级组织,通过下派第一书记,发动引导机关事业退二线、在职、两新组织管理人员等能人回村参选,扭转空心村、空壳村的发展局面。”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据了解,目前,此次村社换届各地共引进“领雁”能人520名,其中351名已成功当选村社党组织书记,169名将参选村社主任。

  转型,乡村需要“能人”治理

  “走出去”,或许是不少“能人”离开家乡,到更大城市打拼的动力;“回馈家乡”,同样是很多“能人”愿意在事业有成之后落叶归根的选择。

  “我是这儿土生土长的,对村子发展自然有感情,发自内心希望村庄能够发展好。”采访中,对于不少回归的“能人”来说,回馈家乡往往也是他们放下企业、来当“村官”的出发点。

  对于“能人回归”的呼唤,是乡村发展的需要。一名扎根基层的组织干部表示,随着城市化现代化的加速发展,一方面近郊村庄的利益格局更加复杂,治理难度更大,另一方面偏远村庄出现了所谓的“空心村”“留守村”问题,干部队伍青黄不接的问题非常普遍。

  “一方面,基层作为夯实执政之基、提供服务的‘最后一公里’,承担着诸多中心任务,确保政策项目的落地;另一方面,村民民主意识的提升,自我发展的需求提高,需要更加高效、得力的基层干部队伍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  在浙江省委党校四明山分校副校长赵瑞林眼中,“能人治村”是目前转型阶段农村治理的一种有益探索。“目前,我国并没有建立根据村户籍人口进行转移支付的制度,分到每个村的定额补助也不平衡,缺乏相对固化的制度标准。”没有集体经济,缺乏服务经费,甚至没有“开门费”,每一个现实的问题,都会成为影响村子发展的那一根“稻草”。

  不仅如此,土地拆迁、新农村建设、城乡一体化,也使得农村内部原本固化的利益结构更加复杂。有的村子在并村合村的过程中,存在一些历史遗留问题,没有有效解决;有的村子存在宗族宗派势力,两派人内斗导致村班子涣散,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发展、服务村民上——一些转型过程中的“硬骨头”,如果没有有能力的“带头人”来啃,则很难破题。

  “所谓的‘能人’,恰恰是懂文化、懂技术、懂经营、有思路,他们或是养殖大户、或是外出做生意,个人的经营能力较强,在村子里也比较有威信。对于村庄来说,需要这样的人利用自己的资源四处‘化缘’,利用相应的政策,出于公心公理,更好地为村庄出谋划策。”赵瑞林说。

  “管理村庄和经营企业固然不同,但只要心齐,事就能成。”在北仑春晓街道昆亭村,上刘社党支部书记刘振朝原本也是村里有名的企业家。2013年8月,他全票当选新一届党支部书记,随后刘振朝顶住了来自家人的压力,毅然“扔下”厂子投身村子。

  凡是涉及村民利益的事,刘振朝就到村民家中面对面沟通,实现了100%的上门征询率。上任的第一年,上刘社就成了昆亭村第一个成功试点外立面改造的经济合作社。随后,村里还修成了四个停车场,建起了拥有能容纳560名观众标准舞台的文化活动中心,建成了爱心食堂,污水全部纳入了大管网,组建了一支50人的志愿者队伍……曾经的“顽疾村”在2013年底就成了春晓街道四个最美村庄之一。

  在处理坟墓迁移这个“硬骨头”的过程中,刘振朝带着村干部一次又一次上门沟通,有些村民住在宁波中心区,他就亲自开车去。有次遇上下雨,刘振朝顾不上拿伞,冒着大雨赶到村民家中,全身都湿透了。心生感动的村民,最终配合完成了坟墓迁移。如今,这占地20亩的坟墓区已经变身为樱花公园,成为村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。

  进阶,从“能人治村”到“制度治村”

  “送钱送物,不如送个好干部。”农村工作千头万绪,选好带头人的确是基层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  不过,“能人治村”的背后,同样存在着“人治”风险。一些“能人”当上村干部后,无私奉献,公道正派,成了一时的正面典型,但是也有一些“能人”当了“村官”,却只顾个人利益得失,最终酿成了悲剧。

  在一些地方见报的新闻中,在这些所谓的“灰色地带”里,有的“能人”办企业、开工厂很有办法,却不大懂得管理村务,不按程序办事,村务决策多为书记“一言堂”;有的“能人”不热心为村民谋利益,组成小团体、小圈子,利用权力谋取私利,导致“能人治理”蜕变为“能人专制”。

  对此,浙江省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能人治村出现的问题,反映出当前村民自治组织权力运行过程缺乏必要的制约,尤其在对公共事务建设与公共资源配置方面,当前的村务监督还不到位甚至缺位。“当前需要以法治思维看待能人治村现象。广大农村既需要好支书,也需要好制度,要靠制度选能人,靠制度约束能人。”

  “所谓‘能人治村’,在一定时间内是可以的。但是,长期依靠一人的力量还是有风险的。”赵瑞林表示,解决“能人治村”风险的最好方法,是形成法治思维,让法治观念深入人心,成为一种共识和默契,让“信访不信法”的问题能够真正解决。

  在鄞州区冯家村,村党支部书记、同样是久经商场沉浮的冯永法,想到的就是建章立制的事情。借鉴原先管理企业的理念,规范一系列民主协商制度,晒出办事流程和惠民时间表,制定个性化的村规民约……通过立下“软规矩”,让村民能够对照村规民约进行细化操作。2013年到2015年,该村拆除196户222间违法建房,总面积28000多平方米,成为鄞州区民房违建拆除面积最大的村。

  不仅如此,双向选择联户包干制、亮户亮牌制、交叉双向评议制……村干部、党员、村民代表立下责任状践诺;6类28项的基层权力清单,管住了村子里人、事、权三个关键因素,不能胜任分管工作的村“三委”成员和聘用干部,一律解聘或提请党员、村民代表会议罢免。“治理好一个村,靠我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,必须用制度将大家的积极性激发出来。”冯永法说。

  在宁波,近年来随着一系列规章制度的出台,小微权力清单和基层监督体系已经在全市各个乡村落地生根,村务公开、党务公开、民主决策、村务监督等种种要求,也正在从过去的“红头文件”一点点落实成为农村班子管理的现实。

  同时,此次村社换届中,我市再次明确提出从严从紧的换届要求,在实施“能人回归”计划的同时,要求坚持事业选人,严格落实“四过硬”要求,从源头上把好村社干部素质关,切实把靠得住、重实干、能担当、有口碑的优秀人才选进村和社区组织班子。

  其中,我市构建了“因村社定标、择优竞标、亮绩履标”机制,全面推行“竞标选才、履职承诺”办法,按照“村社提、镇街审、群众定”步骤,制定村和社区三年发展规划,组织候选人围绕目标任务作出履职承诺,把党员群众的注意力引导到“选什么人干事”上来,让真正没有私心、愿意奉献的“能人”脱颖而出。

  “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,当然要选‘能人’,要选会致富、能带民致富的乡土人才。但是,同样要做到‘选好’能人、‘用好’能人、‘管好’能人,实现从‘能人治村’到‘制度治村’的进阶,打造一支真正能够担当有为的基层‘铁军’。”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制图金雅男

  村级组织换届纪律规定“九严禁”

  1、严禁以暴力、威胁、欺骗、贿赂、伪造选票、虚报选票票数等不正当手段,妨害村(居)民和社员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;

  2、严禁以砸毁票箱、撕毁选票、冲击选举会场等手段破坏和妨害选举;

  3、严禁利用宗教、宗族、家族势力或者黑恶势力等干扰、操纵、破坏选举,参与或指使他人避会抵制、跟踪监视、虚假委托、张贴大字报、分发传单等不正当活动;

  4、严禁采用诬告陷害、诽谤中伤他人、或制造和传播小道消息扰乱换届工作;

  5、严禁对选举工作中存在违纪违法行为进行检举、控告的人员进行打击、报复;

  6、严禁借换届之机,突击花钱或私分公款公物、滥发奖金、补贴或纪念品,进行公款旅游、公款吃请,或向候选人(自荐人)、当选人员索要钱财,吃请等行为;

  7、严禁在换届前频繁接转党员组织关系、突击发展党员;

  8、严禁换届后不移交印章、账本、档案和有关事务;

  9、严禁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妨害村和社区组织换届选举工作的正常开展。(黄合整理)

原标题:“田园将芜胡不归”?

编辑: 赖小惠

合作伙伴: 玛曲县教务处 松阳县教务处 英吉沙县教务处 咸丰县教务处 华亭县教务处 舟山市教务处 陆川县教务处 民乐县教务处 嘉义县教务处 阿拉善右旗教务处 富源县教务处 四子王旗教务处 都江堰市教务处 漳平市教务处 新邵县教务处 岑巩县教务处 太保市教务处 天津市教务处 大城县教育局 灵寿县教育局 津南区教育局